PLAYBOY官网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8-04 02:47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10年前,中国游戏业的“利”字还不那么突出的时候,人事更迭、门户之变也就还不像今日这般频繁和激烈,单机时代最引人注目的一场门户之变发生在北京新天地互动多媒体技术有限公司。新天地是曾是中国最成功的海外游戏代理企业,“古墓丽影”、“盟军敢死队”等如雷贯耳的大作名字都与它联系在一起,钟少愚作为公司的总经理,对此功不可没,在他离职前的2000年,新天地代理海外游戏的数量和重量级都达到了一个顶峰。所谓物极必反,此时由于个人工作风格问题,他与投资方以及公司领导层其他人之间的矛盾凸显,在团队里处于孤立的地位。长期以来,钟少愚个人与一些欧美游戏公司建立了紧密的关系,在对资金和技术要求都不高的游戏代理行当,他相信,就凭自己的人脉和影响,也能把好游戏引入中国市场。

  2001年1月,从新天地离职后不久,钟少愚通过从香港寻找到的投资,利用与海外游戏厂商数年来积累的关系,使得北京天人互动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正式投入运营,他自任总经理。此后,天人互动代理了《樱花大战》、《冠军足球经理》、《文明Ⅲ》、《重返德军总部》、《无冬之夜》等单机游戏大作,名噪一时,仅仅2001年一年,天人互动共代理引进了近30款单机游戏,并同时完成汉化,相比之下,新天地的产品阵容出现明显匮乏,几年来还一直在“古墓”和“盟军”的老阵地上徘徊,欧美系的游戏大作几乎与之无缘。可惜的是,无论两家公司怎样的势力消长,都不能改变单机游戏市场走向没落的大趋势。

  原来,问题就出在了“备件经理”王某身上。38岁的王某2011年就在公司上班了,是公司的“元老级”员工,参与过公司的前期筹备工作。2012年4月份公司正式营业,王某担任备件经理一职,主要工作职责就是审核4S店向总部厂方购买配件的订单,并管理公司的相关备件人员。由于做事认真仔细,王某很快便了解了公司的整个运作模式,而且,还发现了一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密——公司财务审核存在漏洞。

  钟少愚并非没有看到网游的未来,在2003年,他拿下了网游《魔剑》的代理权。但代理单机游戏和代理网游显然不是一回事。盛大靠韩国二流网游《传奇》飞黄腾达,天人互动却因为代理欧美网游大作《魔剑》而倒闭,这是一个巨大的讽刺。天人互动对《魔剑》的运营不可谓不重视,砸下的巨额资金耗尽了代理单机游戏赚取的利润积累,但《魔剑》是一款太单机化的网游,一款介于单机和网游之间“叫好不叫座”的尴尬产品,无论是抱持单机理念的老玩家,还是啃着泡菜的网游新人们都对它不感兴趣。区区几千人的在线无法支撑公司的运作,资金链断裂的天人互动很快宣告破产,留下难以偿还的债务和网游时代“第一个倒下者”的悲剧名字。

  与那些搞垮了公司还能摇身一变再次当上“总”的职业经理人不同,此后钟少愚没有继续在游戏圈创业,他从这个行业消失了,据说后来去做了汽车4S店生意。两年后,欧美网游大作《魔兽世界》震撼中国。回想一下,如果与海外游戏公司关系密切的钟少愚当时代理的不是《魔剑》,而是某款韩游,甚至是日后代理《魔兽世界》,那情况又是怎样?不由让人感慨业界风云变幻,成败变数茫茫。

  “金山有个传统,跳槽的人要挽留,甚至可以许诺加薪什么的,对创业的人不挽留,因为他们也是这么过来的,体会那种心情,是想做番事情,不是用一般的待遇所能够做到的。”成都梦工厂总经理、前金山西山居负责人裘新如是说。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2月21日,圣龙股份发布最新招股书。2017年1月18日首发申请获通过。3月16日,圣龙股份开启申购,申购代码:732178,申购价格:7.53元,单一帐户申购上限20000股,申购数量1000股整数倍。主承销商为国信证券。本次发行股份数量为5,000万股。网上最终发行数量为4,500万股,占本次发行总量90%。本次发行价格为7.53元/股,发行市盈率22.99倍。逾8.2万股遭投资者弃购,其中网上投资者放弃认购数量76,077股,网下投资者放弃认购数量5,775股。网上发行最终中签率为0.03334713%。股价走势来看,自3月28日上市以来,圣龙股份连续八个交易日涨停,截至4月10日,该股收报21.12元。

  截至目前,长城汽车在俄罗斯的销售量已累计超过5万辆,成为出口俄罗斯数量最多、最受欢迎和最信得过的中国汽车品牌。 在2011年长城汽车计划出口的8万辆,其中俄罗斯占据了首要位置。

  裘新是一个骨子里就有着独立创业理想的人。当年,25岁的他从一个进去之后就可以预见未来人生的铁饭碗单位——成都飞机研究所走出,和朋友一起成立自己的游戏研发工作室“POWER MAGIC STUDIO”,不知天高地厚的莽撞之举背后,闪现的正是独立理想的光芒。但第一次“独立”给予裘新的打击是沉重的,在耗光了积蓄之后,却没有一家公司对他研发的游戏《独孤九剑》感兴趣。1995年,已没有经济“POWER”的裘新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关闭了游戏工作室,在一家深圳的软件企业暂时栖身。此时,“MAGIC”出现了,当裘新再一次把希望投向刚成立不久的金山游戏部门西山居时,他获得了热情的回应。于是,《独孤九剑》变身为《剑侠情缘》,裘新也执掌西山居,成为中国大陆原创游戏的先行者之一。

  时光荏苒,无论是金山的知遇之恩,还是他赖以起步的基石《剑侠情缘》,都不能令裘新甘于只做一个金山游戏部门的负责人。2002年,就在“剑侠情缘”系列网游版的研发过程中,裘新的突然离开震动了金山乃至中国游戏业。当年POWER MAGIC STUDIO的失败,是因为裘新只知如何写游戏而不知该怎样将它卖出去,在西山居的6年里,他已从一个专注写程序的游戏设计师,变成了一个兼具研发和市场经验的帅才。尤其是从2000年起,他担任了西山居市场部经理,经历了网游时代的到来,也看到了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独立的理想再次涌动。

  事实上,在离开金山之前,新武侠网络游戏的腹案就已在裘新心中酝酿。所以,在得到投资者的第一笔资金确认之后,他很快就放弃了在金山助理总裁和西山居副总经理的职位,回到了家乡成都开始第二次创业。之所以选择成都,是因为投资有限,从人力和硬件成本核算,在四川比较有把握能完成一款网络游戏的制作,这款游戏就是梦工厂的首作《侠义道》。

  金山拥有“中国游戏业黄埔军校”这一多少带有苦涩味道的名号,而裘新算是第一批“毕业生”。虽说离开了金山,但裘新仍然带有金山、西山居、那批中国早期游戏人过于在意产品本身内容品质的特质,这是优点,也是不足,这一点表现在十年来中国网游疾风烈火般的发展大势下,无论是金山还是梦工厂,它们前进的脚步都显得有点踟躇和艰难——但不管怎么说,裘新是在做自己的武侠游戏了,他已然实现了那个独立的理想,去打造自己的侠义天下。